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法治热报网广告
背景:
阅读新闻

私募老总覆没记:为了几个亿,不怕去坐牢

[日期:2020-04-14] 来源:证券时报网  fzrb.net 作者:左江 [字体: ]

   来源:证券时报网 

  原创 左江

  做完笔录出来,G女士倚靠着墙站了很久,从去年5月奔波至今,她感到心力交瘁,到现在算是有一个阶段性成果,但仍不敢有丝毫懈怠。因为没有懈怠的资本,她有600万资金,踩雷了一家私募。每个月8万块本息的资金压力,已经让她快喘不过气来。广告

  2019年9月8日晚上,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的一间酒吧里,乱成了一团。一个男子摁着一个倒在地上的女子,试图抢夺其手中的手机,旁边又冲过去两个女子,试图掰开男子,但男子拼命要夺回手机,摁着女子的双手纹丝不动……突然,这也要求,金融监管应跟上金融创新,需要改革监管体制,解决金融领域违法违规成本过低问题,尽快填补财富管理监管制度空白区域。此时,旁边还坐了一圈冷眼旁观者,男子又打电话叫来援兵,事态进一步升级……

  这名男子,是深圳市中金国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金国瑞)实控人秦某,2020年2月7日,他因涉嫌集资诈骗罪被批捕。

  关于这个事的前情,可以参见2019年6月22日,证券时报网的独家报道:9亿资产离奇消失!持牌私募中金国瑞“猝死”调查:500多名投资者踩雷,自身员工也被坑。简而言之,就是成立于2011年的中金国瑞,2014年6月完成备案登记,成为私募证券投资管理人,一向兑付很及时,突然在2019年5月22日发布清算告知书,“公司账户上几乎没有钱”,500多名投资者共9亿多资产无法及时兑付。

  尽管秦某已被批捕,但投资人想要讨回本金,似乎仍遥遥无期。“大家都说,很少见到这么顽固的人,反正就是愿意坐牢,但不愿拿钱出来兑付。”有投资人这样说到。

  清盘或是蓄谋已久

  S女士在中金国瑞投资了800万元,加上她周边的亲属及好友,一共投入了3000多万元。出事后,她开始全力追踪此事真相。

  “这不是突然爆雷,更像是蓄谋已久。”S女士了解到,秦某最初与2个朋友合伙成立中金国瑞,秦某占主要股份,后来因一些原因,另外两个合伙人离开另起炉灶,目前秦某持有99%的股份。在中金国瑞宣传册及业务员的叙述中,秦某是招商银行的基金经理,有十年以上基金管理经验,但真实情况并非如此,他只是招商旗下某个基金的业务人员,并非专业的基金管理人员。

  “秦某一开始为了让投资人相信他的实力,展示了一张《个人存款证明书》,上面清楚载明秦某个人存款金额为3亿5仟多万元。秦某及其业务团队,在早期反复出示这张证明书,用以展示公司的资金实力。但后来了解到,这张存款证明,实际是当初他在银行取得的银行授信,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未能提现,这笔授信以他个人的名义反存在该银行,由秦某支付相应的贷款利息,银行给他开出这张证明。”正是这笔3.5亿的存款证明,以及有建行作为资金托管银行,还出具了加盖银行公章的四年连续盈利净值报告,让众多投资者相信了中金国瑞的实力,放心把钱投了进去。对于这张存单的存在,S女士予以确认,并表示已将该文件的扫描件交给了警方。

  自2013年起,中金国瑞开始募集资金,类型是量化对冲基金,投资标的为商品期货、黄金和外汇等。中金国瑞宣称出资20%作为劣后资金,保护投资人的本金安全,每年给予投资者10%~15%不等的固定收益,超额部分归基金公司所有。

  此外,中金国瑞业务提成丰厚,仅佣金这一项,如果是两年期限的投资款,业务员会将佣金一次性提走,额度是投资总额的8%-10%,然后管理层和其他人员再提走2%-4%。中金国瑞的业务员、管理人员等,多人提成过千万,高管提成更是高至两千多万,这些收入被冠以佣金、业务分成、业务津贴等名目,通过开具各种类型的大额假发票或收据充抵财务付款资金。

  投资人的固定收益,加上业务员提成,光这两项合计已经达到20%左右,即占到五分之一的投资款,而这还没有计算中金国瑞的公司收益、运营成本等。

  中金国瑞这样高的收益可以长期存续吗?要知道,股神巴菲特近20年复合收益率也仅在21%左右。

  中金国瑞曾向投资者提供了建行盖章的净值报告,显示其年化收益达40%以上。据投资人向记者出示的一份盖有建设银行深圳福田支行公章的中金汇富量化基金每日净值的表格显示,该表格起止日期分别从2013年1月1日至2016年4月29日,其间持续盈利,年化收益率达40%以上。“中金国瑞在对外宣传产品时,曾多次出示该净值报告。”记者曾向中国建设银行深圳市分行函证盖章情况,该行回复表示,经福田支行核查,未发现有“中金汇富量化基金每日净值”的福田支行公章用印记录。

  钱去哪了?

  根据深圳警方通报,初步查明中金国瑞涉案实际募资总额为22.48亿元,支付投资人本利总额为16.88亿元,5.6亿元下落不明。

  资金受到监管的持牌私募,客户资金为何会不翼而飞?投资人的钱,如何绕过第三方银行存管,最终造成如此大的黑洞呢?

  “一开始就埋下了伏笔。中金国瑞在深圳建设银行东海支行开了私募基金的监管账户,但同时,又用公司名字在该支行开了一个公司账户,这样,两账户高度相似,仅最后四位数不同。在与客户签订合同时,该公司合同中接收投资款的银行账号为非托管银行监管的公司普通账号,投资款并未进入约定的托管银行监管范围内,脱离了监管。”有投资者向记者表示。

  在中金国瑞对该产品的销售过程中,工作人员通过口头和路演等方式,向投资者数次强调该产品为私募证券类基金,主要做量化投资,投向国内二级市场。事发后,秦某承认该产品在实际操作中,并未按合同约定投资于中国国内的证券市场,而是将产品资金挪用并投资于外部股权投资、实物投资,甚至境外投资。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秦某实际控制的公司高达49家。

  2019年6月,关于爆雷的9亿多资金去向,秦某曾向投资人有过如下表述:

  2.5亿元发放利息;1.5亿元发放员工提成;2亿元为公司前期股东亏损(即另外合伙人离开前造成的亏损);0.9亿元为公司日常运作;0.3亿元用于软件研发资金;余下资金用于投资:参股投资云南现代矿业勘察有限公司;全资投资蛟河市正益石材有限公司;全资投资华世医药公司;全资投资香港富盈证券等。此外还有其他一些小的投资项目。以上这些公司目前均未产生利润。

  这一说法并未得到投资者的认可。投资者通过查证得知,有大量的资金被转移至个人账户,包括秦某的两个弟弟、同学、妻子、妻子娘家亲属等,转移的钱款数量巨大,还有大量资金被转移至海外。

  “之所以投资人统计的未兑付是9亿多,而警方通报是5亿多,有两个说法,一是因为有一个家族财团在中金国瑞投了3亿多,他们自己处理,所以没纳入报警金额;二是扣除了业务员佣金和历年支付给投资者的利息,所以从9亿多减到了6亿多,对于第二种说法,多数投资者表示不认同,因为能否追回这些佣金和利息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如未为追回,中金国瑞涉嫌诈骗还是9亿多,对此投委会正在积极与警方沟通。此外,涉案资产深圳购物公园一处商铺、深圳湾曦湾天馥的一处房产、香港一个公司,已被个别投资人处置用于兑付,因此未兑付总额减少。”有投资者表示。

  牵出神秘平台AMA

  投资者通过查账得知,秦某个人账户向一个于某光的个人账户转款3000多万元。

  从公开报道中可查知,于某光是AMA首席执行官,AMA公司号称有包括外汇、贵金属、原油、期货、期权的投资交易平台,并收购了迪拜一家大型本土券商。

  (右四、右五分别为秦某、于某光)

  2017年12月29日,深圳市“世界之窗”旁的威尼斯睿途酒店,在深圳中金国瑞公司迎新年会上,举行了AMA与中金国瑞 “全球金融投资战略合作签约仪式”。

  (拿红色本子者两人,左为秦某,右为于某光)

  2017年年中,秦某指令公司员工,通知投资人更换交易平台,对外宣称要把投资人投资款整体转移到到AMA交易平台上去,而非此前规范交易平台如LMAX交易平台。公司要求投资人在双方补充协议上签名,该补充协议第五条清楚载明由AMA平台作为投资交易平台。

  投资者谢先生情况有所不同。他是在秦某的通知和介绍下,于2017年6月,直接对接联系于某光的AMA平台,并在AMA平台的指导下办理开户、入金240万美元,开始炒外汇。他的手机上能在交易日收到交易情况的信息,以及个人账户的净值金额数据。

  经过一年的“交易”,账户金额增加了,利润为77.7万美元。但是,其分红结算却是与秦某的深圳市中金国瑞公司进行。按照合同约定,谢先生应分给中金国瑞公司的45%利润和2万美元账户管理费,他选择滚动投资,本息均未从AMA平台账户提出来,而是另外又给了中金国瑞268万元人民币作为结算。

  又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易”,截止2019年5月27日,谢先生手机显示收到的账户动态存量资金为399万美元,他在2019年5月27日申请出金100万美元,AMA平台显示不能出金兑付,秦某方面也说没有钱了。

  现已查询不到AMA平台任何运行的事实。秦某曾给投资者解释,说他也是被于某光骗了。他向谢先生写下无限连带责任保证函。

  “如果秦某仅仅只是AMA平台的投资者,他完全没有必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而且他也是受害者,中金国瑞的大量投资款也转去了AMA,应该马上报警。”有投资者表示,但蹊跷的是,他没有这样做,反而是向谢先生这样的专户投资者们写下了无限连带责任保证函。

  事实上,早在2018年12月,于某光作为一起重大金融犯罪案的从犯,已被上海警方逮捕。

  有投资者从中金国瑞的高管处知悉,秦某自2018年下半年起就特别害怕任何人提起AMA平台和于某光一事,包括身边的员工,秦某都不让提起,谁提跟谁急。投资者搜集的众多证据表明,AMA平台或是一个“模拟盘”,投资人的钱并未真正流入到交易市场上。

  中金国瑞投资者代表委员会(以下简称“投委会”)成员G女士告诉记者,在秦某和投资人代表第一次见面谈及可清算的资产时,秦某表示有1000多万美元被他转移到香港进行黄金和外汇交易,而根据秦某2019年5月初在公司内部讲课时一名员工所拍摄的照片显示,外汇交易账户共有8个子账户,其中一个子账户的交易资金为8000万美元。但随着事态的发展,秦某改变了说法,说海外平台的钱可能已经没有了,并且表示总共才打了3000万人民币到该平台。

  投资者的艰难追偿

  中金国瑞出事后,投资者查账发现,“公司账上可以说是一贫如洗,啥都没有。”

  “刚出事时,中金国瑞请了一个号称专业第三方清算公司高盛量子公司,出的资产尽调表显示中金国瑞资产超过17亿元,而未兑付的投资款项仅有9亿多,大家还是有希望的。”G女士告诉记者。

  但随着调查的深入,希望逐渐破灭。“从爆雷到秦某被抓,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本意是希望他能积极盘活资产、兑付给投资人,但恰恰相反,他没有丝毫兑付诚意,仍然继续私下转让资产。”有投资者表示。

  很快,两块最容易变现的资产,深圳购物公园的商铺,被一个在中金国瑞投资了3亿多的家族财团率先收入囊中。原本秦某夫妇(“爆雷”前几天已离婚)居住的深圳湾豪宅,也被私下出售,卖房款用于清偿三名投资者本金合计1172万元。彼时同小区同户型市场成交价在2000万以上。

  S女士则火速查封了秦某位于海南的三套别墅,“当时听朋友说,他已经低价挂盘在卖,我马上行动,查封了这几套房子。”

  令S女士没想到的是,秦某跟他说,可以配合把房子过户给她用作兑付,但签字的前提是,必须从这个卖房款中拿一点钱给他花。“我一下子就怒了,你骗大家这么多钱,现在不想着积极兑付,还在想着自己怎么从中捞钱?如果我给了你钱,不就跟你同流合污了吗?”

  “我记得当时,我和秦某的前妻,去深圳公证处办理海南房子抵押还款的相关手续,在办事大厅,需要等一会儿,他前妻就受不了,说太热,她去旁边的咖啡馆喝点东西,等排到了再叫她出来。当时我的心真的有刺痛的感觉,即使到了这个时刻,几百个投资者寝食难安,她依然想维持她锦衣玉食的生活。她一个初中生,这些年过得这么奢侈,挥霍的都是我们投资人的血汗钱啊。”S女士表示, 最终,这三套房子被查封,成为眼下可看到的最大资产

  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涉案资产是富银金融集团(香港),其中,秦某占股60%,于某光占股20%,这个公司具有香港的金融+保险牌照,在当初高盛量子的资产尽调报告中,预估值达到1.2亿元。“这个光牌照都值1000多万,这个是有公开挂牌价格可查的,但也是被私下处置了,处置的钱一分钱都没用于正常兑付,等投资者发现的时候,秦某说没有钱了。”G女士气愤地说道。

  (截图来自中金国瑞方骋请的第三方清算公司高盛量子出的尽调报告)

  至此,唯一还能看得到希望的资产就只剩下华世健康集团,在高盛量子的资产尽调报告中预估值达到8亿元,也是秦某反复提及具有可行性的兑付资产。2019年8月底,部分投资人去往华世的贵州药业基地调研,去往现场后发现,没有什么固定资产,所有房子都在建,当地政府提供用地和厂房建设,中金国瑞就投了一点机器,有投资者表示,“设备都很低端,也就100来万。很可能虚构了员工和劳务支出,因为都没什么投产,哪用得着那么多工资啊?”资金流水显示,中金国瑞转了7000多万到华世健康,全用完了,还倒欠了银行900多万。

  2019年9月8日晚,12名投委会成员和秦某按照约定在南山区某酒吧会面,在这次会面中,秦某仍以华世贵州药业不确定的现金流作为兑付资产应对投资人,但是华世尚欠980万贷款(质押了100%的股权所得)不说,短期要想启动还需要继续融资3000多万,他提出的方案是股权融资(出质30%股权)或者债权融资(17%年化利息)。但这两类方案均没有实质性进展,投委会表示不满意。

  而后,投委会提出,此前在查账过程中发现,2019年5月8日中金国瑞曾转款274万元写字楼定金,而后,因未续签租赁合同,故对方理论应依照合同在8月底前把诚意金打回,目前这笔钱什么状态?秦某表示,不清楚这笔钱的情况,要打电话确认。投委会让他现场给涉及这件事的三个员工打了电话,并逼着他开免提,才得知这笔钱在5月底已经返回来了。

  并且,其中一名人员对这笔274万,以及另外一个账户销户前的40万,合计314万的开支做了记账,显示已共计消费掉295.31万:

  清算组:80万,律师费:60万,秦某个人偿还信用卡、租房:47.91万,华世健康支出:48万,兑付部分投资者:25万,罗鑫支出(秦某得力干将):9.5万,等等。

  (投资者提供)

  一分钱没有兑付,但有钱给自己请律师、信用卡高额消费?至此,大家的怒火被彻底点燃。而此时,秦某正试图删除与涉事员工的通讯记录,“不能让他删除证据。”一名女投委扑了过去抢过手机,秦某发现手机被抢,异常紧张,也发疯似地扑向了女投委,试图夺回手机,更多的女人围了上去,于是出现了文章最开始的那一幕……

  最终,人单力孤的秦某落败,随身携带的背包也未带走,第二天,他紧急寻找技术人才,抹去了其中一部手机上的所有信息。投委会在第二天,将秦某的3个手机、两台电脑以及银行卡交给了深圳市福田经侦。

  2019年10月12日,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对深圳市中金国瑞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调查。

  2020年1月2日,警方对此案违法犯罪嫌疑人秦某、郑某明、周某然、尹某、温某、王某宇等10人采取刑拘。

  2020年2月7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秦某以涉嫌集资诈骗罪批准逮捕,对郑某明等9人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批准逮捕。

  “从出事至今,除了个别私下兑付外,秦某没有正常兑付给投资人一分钱,叫我们如何相信他的诚意?他现在给我的感觉是,他不怕坐牢,但是他拼命想护住他骗取的财产。所以他现在请了非常厉害的律师给他辩护,希望从轻处罚,这样坐牢出来后,还有巨额的财产,也值了。”G女士这样分析。

  “但是,我们投资人绝不会让他得逞。”采访结束后,投资者代表这样告诉记者。

  谨记理性投资

  “出了事才知道,我的钱在划转出去的那一瞬间,就完全不由自己做主了,任由对方操控。我当初怎么那么傻?那么容易相信?”一位投资人追悔莫及地表示。

  经济的快速增长使我国成为全球财富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目前中国家庭财富规模位居全球第二,但同时正规的资管行业渗透率低,资产管理能力有所欠缺。在财富管理上,存在着民众理财需求旺盛、但资管机构供给不足的问题,在此背景下,各类打着理财幌子的投资机构应运而生,短期获得了快速发展,也埋下了隐患。

  投资理财,对大部分国人来说还是个比较陌生的事,在此之前,他们对投资的概念,仅限于存款或 “保本保收益”的银行理财,金融产品匮乏,风险意识淡薄,既想获得高收益,又高度依赖“刚性兑付”,因此部分不规范投资机构通过“高收益且本金安全”等虚假宣传,很快就能吸引到大量资金。以致这些年爆雷事件层出不穷,动不动就出现几十亿、百亿、甚至千亿规模的大案子。

  郭树清在第十届陆家嘴论坛中指出,“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的就要打问号,超过8%的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资管新规也向投资者传递“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理念。

  在少数爆雷案件中,还出现了这样的论调,“宁可坐牢,也不退钱,坐几年牢出来,还有几个亿在手,值得”。这样的想法,虽然不是普遍,但确实也说明,违法成本偏低,势必不利于惩戒与遏制违法行为。只听得他大叫一声,原来后面扑上去的女子咬住他的胳膊,被他摁倒的女子得以脱身。

  爆雷之后, 对于投资人来说,等待兑付是个漫长又辛酸的过程。能回来多少?80%太乐观?一半有没有?30%?20%……如果有后悔药,他们一定希望回到最初的那一天,告诉自己要理性投资。 

法治热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法治热报网:XXX(署名)”,除与法治热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联系fzrbnet@126.com;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法治热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若因版权、失实等侵权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法治热报网处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1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

红包

版权信息

Copyright © 2018 法治热报网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关注的是法制类热点问题

邮箱:fzrbnet@126.com

 站长微信/QQ:442594666

联系电话:010-88888888

赞赏支付